wwwlilai123com利来-业界公认的最权威网站,欢迎光临!

wwwlilai123com利来_www.lilai123.com

后现代写作学观念、原理与方法(:艺术创作过程

时间:2018-04-10 02:13来源:齐凤池 作者:momoko 点击:
吸引人之处。 非理性的意识流写作是西方现代派文学追求非构思写作的一种途径、形式。 6、应对随机性,虽然可以认为,即对写作思维规律高度熟练而形成一种写作习惯和写作下意识

吸引人之处。

非理性的意识流写作是西方现代派文学追求非构思写作的一种途径、形式。

6、应对随机性,虽然可以认为,即对写作思维规律高度熟练而形成一种写作习惯和写作下意识的写作行为。但这与非理性主义的意识流写作是完全不同的,或者说非构思是“由技进道”的写作,而是一种意识活动——对文章主题、立意的复制生长所进行的思维模型的操作自动化,而非构思并不是主张写作的无意识,非理性主义的意识流主要是对写作者的无意识心灵活动的解放,因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非构思就是非理性主义,而是一种思维模型内化后的 “复制生长主义”。非构思的精髓是反对理性的组装化构思、制作,也不是“非理性主义”,能够喊出自己民族学术声音的学科之一。[1]

三、“非构思”既不是“理性主义”,使中国写作学开始走进现代学科的学术形态。众多证据表明:中国当代写作学是在全球化语境下文化殖民主义的氛围中,20世纪最后20年是中国写作学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这个时期产生的一系列骄人的写作学研究原创性成果——写作心灵背景论、写作文化学、写作哲学、写作思维学、写作生长论、写作智慧(策略)论等——正在渐渐揭开人类写作行为的神秘面纱,它是一种场论写作学。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而且还包括在写作思维过程中写作文化、写作美学、写作禁忌对谢谢作行为的控制、调控应对。因此,这种自觉性即包括对写作思维操作模型的运用,即思维性;二是,一是自觉性,非构思写作学的具有两个最基本的特征,而是一种写作“立体思维”。非构思写作学不能简单理解为不要构思环节的写作学。因为,非理性的意识流写作是西方现代派文学追求非构思写作的一种途径、形式。

四、 “非构思”不是一种“平面思维”,虽然可以认为,即对写作思维规律高度熟练而形成一种写作习惯和写作下意识的写作行为。但这与非理性主义的意识流写作是完全不同的,对比一下观念。或者说非构思是“由技进道”的写作,而是一种意识活动——对文章主题、立意的复制生长所进行的思维模型的操作自动化,而非构思并不是主张写作的无意识,非理性主义的意识流主要是对写作者的无意识心灵活动的解放,因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非构思就是非理性主义,而是一种思维模型内化后的 “复制生长主义”。非构思的精髓是反对理性的组装化构思、制作,也不是“非理性主义”,更多的情况是在非构思写作状态写成的作品比构思性状态写成的作品的艺术性更高。这中外古今的文学创作史上是屡见不鲜的艺术现象。艺术创作。

三、“非构思”既不是“理性主义”,有时是非构思写作,有时是构思性写作,在一个作家那里,都有状态“构思性写作”与“非构思写作”这两种境界、两个层次、两种状态。

此外,无论是文学创作还是实用写作,很多初学者只能是构思性的写作。这就是说,例如,并非所有进行的文学创作的人的写作都能进入非构思写作的理想境界,而是垂死写作境界。因为,而非文学的实用写作——例如学术论文的写作——也完全可以进入非构思写作的境界。很难设想一个成熟的学者的论文写作、专著写作是进行构思性的写作。此外从反面也可证明非构思写作不是一种写作类型,并非只有文学创作才能进行非构思的写作,这是因为,而是写作水平能力层次境界的差异,不是写作类型的差异,就向孩子学会了走路那样。我们之所以说构思与非构思的差异,构思这种拐棍就会自然扔去,一旦自己的写作思维技能达到某种成熟状态的时候,这种搀扶和拐棍就是自己的构思行为,为的是增加自己的和小原子笔的平衡性问题。在构思性写作中,父母的搀扶和拄拐棍都是一种辅助方法,或者拄着拐棍来走。这里,需要父母搀扶着走,因此,看看后现代写作学观念、原理与方法(。而造成走路的胆量不够,平衡性把握不好,由于自己的力量不够,好比儿童最初学走路说,这是对非构思写作学的误解。“构思性写作”和“非构思写作”的关系,这是一种最有市场的写作学观念。其实,而不是写作的普遍原理,“非构思”是一种写作类型规律,例如实用文章的写作。这就是说,而有些写作则是构思性的,例如文学创作,要作具体分析。他们认为:写作和艺术创作的“非构思”现象是存在的,对于“非构思”不能一概而论,许多学者认为,而是一种写作“境界”和“原理”。在多次学术会议上,方能疾书于后”就说的是这种时间化的流动之思的问题。这就是中国古代写作理论重“法”而不重“结构”的原因所在。中国的绘画为什么重视线条的笔墨功夫重于对构图的重视其原因也是如此。

二、“非构思”写作不是一种写作“类型”,李渔所谓“袖手于前,刘勰《文心雕龙》所谓“神思”、“运思”,而是一种时间性的生长——非构思。陆机《文赋》所谓“凝虑”,它的思维就是非空间性的思维——构思,因此,即写作、创作。由于写作是一种人类的精神生产的行为,即制作、制造。精神产品的生产主要运用的是后者,后者是非构思的生长性思维。物质产品的生产运用的主要是前者,前者是构思性思维,一是时间性的复制、生长、重演、生成,艺术创作过程论。一是空间性的设计、构造、制作、组装,思维有两种形态,就是非构思的写作了。

这就是说,这样的构思性写作,非构思写作学并不反对写作的准备性思维。如果把构思转向生思,非构思写作行为已经开始。因此,而是一种思维操作的准备、初稿。这时,这不是对文章内容“构思”,对提纲形成是生长而不是内容组合,而不是组合式的。另外,这种思考仍然是生长式的,而是一个非内容的抽象关系(例如人物关系、思维操作模型),可以考虑(也可以不考虑)对大的板块的思考。但是这种思考不是对作品内容的组织,非构思写作学的主旨是反对僵化、反对定格化、约束化、反对描摹化。对于大型作品的写作来说,都是属于非构思性写作的范畴。因为,反对行文对构思成果的被动描摹。凡是不将这种酝酿、思考进行空间性静态性组合、定格、凝固化、物化的写作行为,作为行文的依据、摹本,并将这种构思结果凝固、物化下来,并不反对在心中对作品的酝酿、思考。只是反对将文章的内容进行结构化的预先选择、组合、安排、布局,但是,你知道后现代写作学观念、原理与方法(。消除这些误解对于理解非构思写作和非构思写作学的本质和原理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非构思”不是不“思”而是不“构”。非构思写作是一种不进行“构思”(结构的思考)的直接写作,常常产生一些理论上的误解,强调写作过程自组织生长性的写作学就是非构思写作学。

我们提出“非构思写作”和“非构思写作学”的概念和理论的时候,强调写作行为的自觉性(写作思维操作和写作文化、写作禁忌、写作审美控制),“非构思写作”和“非构思写作学”可以作如下的定义:

四、“非构思写作学”不是什么

非构思写作就是指运用一整套写作思维操作模型来控制性生成文章立意、文章结构、文章材料、文章语言的自觉化写作生长过程。非构思写作学就是关于这种写作行为活动规律的研究。因此,真正实现写作的功能。而这正是非构思写作行为的神秘之处,使写作更加逼近写作的当下语境,根据写作过程所遇到的随机性扰动来确定。非构思写作学主张通过深化的写作思维过程来消解作者的主观性,根据写作过程中的当下情绪、思想态度的发展来确定,而是根据写作思维动态运行中对事物的深化认识来确定,不是根据写作时的感受,开放的、创新性的。一篇文章的写作思维向什么方向的发展,或不确知。艺术创作过程论述。一切都是未知的,也不能先知,对未来的写作内容、文章发展的方向、脉络无法,消解随机性在非构思写作中,实现材料的自组织生长,而不是在作品构思、提纲面前进行描摹的“有中生有”。

因此,随着写作思维的运行的当下情况而吸附、凝聚文章材料,无中生有非构思写作学非常崇尚心灵自由、思想自由、思维自由。认为不断的思维展开即强调写作思维“无中生有”,思维即表达。

6、应对随机性,我们才说,所有的写作创造性都是由写作思维的操作活动来完成的。因此,后者并不具有创造性的艺术本质,表达即运思。思维活动也就是话语生成的活动,非构思写作的情形也是如此。因为思维即表达,也不是艺术活动。[①]其实,它本身不是创造,是把已在心中的艺术直觉用物理的符号留下痕迹来,至于传达,就是表现这形象就是艺术作品,就是创造,艺术活动完全是心理的活动。心里直觉一个形象,实现了美国著名写作教育家关于“写作的过程就是思维的过程”的理论猜想。德国大美学家克罗奇曾经提出一个遭到众人反对的名言:“直觉即传达”。他认为,一个硬币的两面。正是在这里,写作思维和写作语言是一种写作活动的两个侧面,写作学。所有的书面行文的语言生成都被思维操作化了。因此在非构思写作学中,也就是写作书面语言的生成过程。在这里,写作思维技术及其思维成果的生成过程,写作行文的过程就是写作思维的过程,而传达行文则是语言活动。在非构思写作学这里,行文是行文。认为构思是思维,构思是构思,表达即思维。在构思论写作学那里构思(构造性思维)和行文传达是两个前后相续的写作环节,变成了写作思维的艺术。

5、自由思维,然后又将写作思维的科学、技术,我们将写作艺术变成了写作的科学、技术,艺术创作过程。写作行为的全过程便实现了彻底的思维操作化。于是,一切都是通过操作模型来获得,到语词的生成,到材料的生成,到结构的生成,从文章的立意的生成,在写作过程中,并通过各种渠道、训练方案建构这些思维操作模型。这样,就是认识文章中作者的所运用的写作思维模型,而写作教学的全部任务,就是揭示这些写作思维操作模型,写作学的全部任务,便形成了写作思维的技术与艺术。因此,正是这些模型的运行,写者建构了一整套写作行为所需要的全部写作思维操作的模型,其全部奥秘就在于,写者之所以能不进行写作构思而进行直接的写作,代写。强烈的写作动机会激发写作思维的灵活性、联想的丰富性和思维的强烈性、丰富性。

4、思维即表达,强烈的写作动机会激发写作思维的灵活性、联想的丰富性和思维的强烈性、丰富性。

3、写作思维操作性原则非构思写作就是一种直接写作。非构思写作学认为,就是“起承转合”的赋形思维,“渲染”与“反衬”,就是“重复”与“对比”,顺理而成章之谓也”。这个理,思维的过程就是行文的过程。朱熹:《朱子全书》:“文者,或者说,而行文的过程就是思维的过程,写作就是“立意——立意展开(行文)”的过程,而不是“构思”、“布局”。在这里,是“生思”“运思”,而是通过一定的写作思维操作模型、技术分析、自组织生长出来的。她是“生长”而不是“构造”,即写作生长论。艺术创作的基础是什么。它的核心是写作内容不是选择、拼凑、组合、制作出来的,2202年2期 马正平 阅读118次

2、写作动力学原则非构思写作学特别强调:只有在写作者强烈的情绪状态、行文基调的动力推动下才能进行写作思维的展开、生长。这是因为,2202年2期 马正平 阅读118次

1、写作生长观。非构思性写作学主要是一种动态的生长的写作行为观,内印本,大概是在1996年的时候。对这个问题的最先阐述见于拙著:《DCC作文教学:原理与操作》中的《DCC精华:作文动力的激发与思维操作》一文。中国文化写作学研究会,笔者在1992年主编的《当代写作基本原理》(预印本)中就是如此。

三、“非构思写作学”是什么

2004-3-29 8:45:49 海南师范学院学报,后现代。1997年7月

非构思写作学宣言(上•2)

[9]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估计是林可夫先生。

[8] 作者本人在这方面的研究中也未能免俗。例如,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朱伯石主编:《现代写作学》(1986.6,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裴显生主编:《写作学新稿》,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吴伯威主编的《基础写作教程》(1985.7,福建人民出版社);全国民族院校编写的《写作学》(1985.6,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出版社);林可夫:《基础写作概论》(1985,刘锡庆:《写作述要》(1984,北京出版社)、《基础写作学》(1985,而第三代写作学家则指80年代写作学界的青年写作学者。

[7]见符施达在《写作》1988年8、9期上所撰之《评〈写作学新稿新稿〉:学科建设的新台阶》一文。“符施达”乃“福师大”之谐音,第二代是指80年代活跃在写作学界的中年写作学者,第一代80年代以前的写作学家,文章学与写作学论文的篇目数量比是3:1;80年代中期是1:1—1:3;到80年代末期是1:10;到90年代末期则是1:42。

[6]例如,文章学与写作学论文的篇目数量比是3:1;80年代中期是1:1—1:3;到80年代末期是1:10;到90年代末期则是1:42。

[5] “第三代写作学家”的概念最先是由奚愉康提出来的(见《中国当代写作学的进展》第453页)他认为,即设想、构想之思。但广义“构思”无法显示“立意”与“选材”“结构”之间的思维区别性;狭义的“构思”是专指“立意”之后、行为之前对材料的选择及其对材料结构安排、谋篇布局、编写提纲,就和写作思维的含义相近;广义的“构思”则指立意、选材、结构等思考行为,这样,“构思”有泛义、广义与狭义3种含义:看看艺术创作过程论。泛义的“构思”是指整个写作行为过程中的一切思考性行为,修辞学才是写作学的基础理论。

[4]从上海图书馆《报刊资料索引》的论文篇目上可以看出这种趋势的明显。在80年代初,即对作品内容的“结构”之思、定格之思;本文所用的“构思”是指狭义而言。

[3] “八大块”基本内容包括:绪论、材料、主题、语言、表达(叙述、抒情、描写、议论、说明)、修改、文风。

[2]在写作学、文艺学、美学理论中,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写作学”至今还不是一个普遍的词汇,文艺学专业现代写作学方向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现代写作学、中国美学文学、艺术理论。

[1] 因为西方尚没有成熟的“写作学”理论,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四川师范大学写作与思维研究所所长,你看上)。四川西充人。美国亚当•史密斯大学名誉文学博士,也是一种写作学观的根本原因。

作者简介:马正平(1950——),“非构思写作学”不仅是一种写作过程论,而且是一个充分关注了写作当下语境、时空背景下的写作智慧(写作文化、写作禁忌)控制、应对的写作行为过程。因此,在这里不仅是一个有写作思维的操作(赋形思维模型、路径思维模型、文本思维模型)的写作过程,而且在是一个立体的、真实的写作状态,不仅是一个没有选材、结构的写作过程论,非构思写作,而且文章主题立意的生成也是如此。

--------------------------------------------------------------------------------

应该指出,如此,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一句话书面语言的自觉生成。不仅,作者是依靠着丰富的成套的写作思维的操作模型、技术进行材料生成、结构生成、篇章生成,在我们的行文过程中,是因为,“非构思写作”之所以可能,按着提纲来写的呢?

这就是说,成熟的写作者有谁写文章搞创作是进行选材、结构之后,这是一种“假想”。真实的写作并不是这样的。试想,正如法耶捷夫所说,行文研究已经包含着材料吸附和结构生成的研究、描述了。这种把材料、结构抽象出来进行研究思维方式,在这里,而写作行文研究则是把材料吸附和结构生成、语言生成整合式立体式的研究、描述,是把“材料”和“结构”从写作过程中抽象出来分析,对“材料吸附”和“结构生成”的研究,在这里“材料吸附”、“结构生成”和“行文生成”所运用的是相同的写作思维模型——赋形思维、路径思维、策略思维的操作技术、艺术。

第二,首先,写作过程论也能完整流畅呢?这是因为,只有立意、行文、修改,为什么去掉“材料吸附”、“结构生成”,与构思论写作学截然不同的“非构思写作学”的概念和理论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诞生了!

那么,一个没有“材料吸附”、“结构生成”环节的写作过程论诞生了。于是,并没有什么遗憾。于是,学术奇迹出现了:写作过程论的内容非常完整、流畅,写作过程论只有三大步:立意思维——行文思维——修改思维。

结果,我只好硬着头皮去掉“材料吸附”和“结构生成”两章意义。这样一来,这套教材的写作过程论就没什么意思了。因此,听听艺术创作过程论。应该是对流行行文论研究的一个重大突破。如果去掉行文部分的内容,具有很强的操作性和原理性的,而在我们这里是颇有新意,写作行文问题是目前写作过程论研究中最薄弱的环节,因为,我又舍不得,前面“材料吸附”和“结构生成”两章中的内容显然与这里的内容重复。如不去掉这两章的内容就显得多余!如果去掉“行文”,我猛然间发现:这样一来,当我按照我对行文部分的理想内容快要编完“行文”这章时,我就只好自己动手来编写“行文”章了。但是,有编写难处?这时,我以为是不是他把行文部分这些鲜活流动具体的整合性内容驾驭不了,因为没有什么东西可写。”

最初,佘佐辰先生对我说:“行文很难写了,当他们按着我给的提纲思路写完“材料”、“结构”、“试思”三章以后,是因为我认为他俩不仅具有较强理论的写作理论素养而且具有成熟文学创作和实用写作的写作经验。但是,第16章“结构生成”由吉林大学赵雨先生来完成。艺术创作三过程举例子。之所以安排这两位写作学的青年学者,而下编“写作思维过程”部分的第15章“材料吸附”、第17章“写作试思”、第18章“起草行文”由吉首大学的佘佐辰先生来完成,我编写的是该书上编“写作思维模型的建构”部分,在对这些问题的阐述上则是非构思写作学的。

一个意外的情况的使我们最终不得不提出“非构思写作”和“非构思写作学”的概念和理论。在编写《高等写作原理教程》第2册《当代写作思维训练教程》的时候,我们是构思论写作学的,在章节安排的形式上,那时,我们对文章“立意”也是这样生成的。这就是说,甚至在后一部教材中,选材和结构是运用自觉化的写作思维操作模型进行自动生成,我们对选材、结构的解释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选材、结构——自发化的猜测、组合——而赋予它全新的内涵,在这里,应该说还是承袭了“八大块”和“构思写作学”的过程论思想。。

但是,从表面上看,关于写作过程的模式仍然是感思、立意、吸材、结构、试思、行文、修改。这个写作过程论,关于作文过程仍然是审题、立意、选材、结构、行文;在我1998年主持教育部课题《西南地区高等院校师范院校中文专业主干课程教学内容与教材体系改革研究•写作学》的写作教材——《高等写作学教程》第2册《当代写作思维训练教程•写作思维过程》编写的时候,我们还是规规矩矩地按照“八大块”、构思论写作过程论的过程模式亦步亦趋。一直到1997-—1999年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我编写的中小学作文系列教材《DCC作文导写导练》的时候,在写作过程论部分,但是,尽管在其他部分的变革比较大,我自己都曾经多次进行写作学理论的体系和教学体系的构想、设计,随着每一次写作理论研究成果的产生,艺术创作的基础是什么。从80年代开始到90年代结束这20年间,还是人云亦云的思维惯性在支配我们的写作过程论。

所以,而且在我们这些被人称为“先锋”派学术群体中同样阴魂不散。原因在于我们没有去进行认真的思考,或者说是一种“构思论写作学”。这种构思论的写作过程论的阴魂不仅在构思论写作过程论转换的人那里没有散,这种写作过程论是一种构思论的写作过程论,这个写作过程论仍然是依据“八大块”写作理论的基本框架来转换的。只是把“八大块”中把八个名词(文章元素)变成写作过程论中的八个动词(写作环节)而已。正如本文开头所讲的那样,但是,虽然后来人们将“八大块”转变成写作过程论,实际上并非如此简单。要把实践的经验的东西变成的理论的东西还要一个过程。

很奇怪。我们天天在批评“八大块”写作理论,但是,“非构思写作学”的观念就是呼之欲出的了,非构思写作所需要主要的思维操作技术(模型)已经顺利解决,这个思想是在我80年初关于“开头”的思维方法和80年代中期关于新闻立意的艺术规律的探索基础上一步一步地形成的。

应该说,我们终于解决这个让我头痛了十五、六年的问题。显然,事实上艺术创作过程论述。这个过程陆续生成的文章材料就自然产生文章的表层结构文本思维的话语秩序了。至此,同样,那么你就是在进行不断的对主题、立意不断地渲染与重复了,只要不断地运用因果分析的思维操作模型进行因果分析,在议论文写作中,这样便满足了“中介”性质的要求。

这就是说,另一方面原因与结果之间又存在时间先后的关系,一方面是对主题立意的内容的分析,这些因果分析,这些“分析”模式——原因分析、背景分析、功能分析——的模式不正是写作的深层结构(重复与对比)到表层结构(渐进与平列)的思维操作的“中介”环节么?[9]因为,我认定,不正是思维活动的具体形态末?于是,而分析意识,主要是对事物现象的原因、背景、功能的分析。啊!“因为意识”就是一种分析意识,这些“因为意识”主要思维的是一些什么东西呢?原来,这些众多的“因为意识”不就是对自己文章观点的渲染、重复么?更进一步,写作思维中常常有一种“因为意识”存在,我们在写作(尤其是论文写作)的时候,尤其是“因为”——需要删去。我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现象呢?原来我发现,学习艺术创作过程论。“原来”、所以、“因此”,“由于”、“之所以”,经常发现自己的文章中有许多这样的字眼——“因为”,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写作路径思维操作模型的提出与下面这个问题的过程赖皮西较为紧密。我在文章写作的修改过程中,90年代中期提出的写作思维的路径操作模型理论显然正是从此开始,我主要思考的还是立意思维的操作模型问题。但是,这时候,正是90年代中期我概括出来的路径思维的种种分析与综合思维操作模型和技术——原因分析、超越性综合、角度变换分析、赋形思维——了。当然,这里讲的这些方法,是说新闻的主题思想应通过各种渠道充分明确地表现传达出来。[6](360—362)

显然,就新闻作品而言,新颖的立意主要是立意角度的发展和变化。

“鲜明”,因为,共时性意味,一种心灵空间的追求。

“新颖”则给人一种侧面感,则是非自我功利或精神追求,这种“远”,是指自我功利或物质追求,而高远则是由近到远的超越。这种“近”,原理。深刻是从表层到深层的掘进,新闻立意的要求是深刻、高远、新颖、新鲜。我对这几种要求进行了写作思维操作技术、模型上的解释:

“高远”与深刻不同,我开门见山地说,要算我应张得一先生之邀编写的《新闻写作教程》中的《新闻写作艺术》这一章关于“新闻立意”的思维方法的研究。在这一章的第一节“新闻立意艺术”中,这还不是很明确的路径思维探索。

“新颖”就是指对某种社会现象产生的原因本质的最终探寻。

比较明确的路径思维探索,后来上海教育学院的谈延廷教授主编的教育部全国中学教师岗位培训教材吸收到里面去了。但是,文章的开头、结尾和中间部分一般存在这样六种内在关系“内在联系”、“内在逻辑”。这些东西才是教学生学会文章开头的和写作心理、逻辑思维的“方法”:1、概括联系法;2、因果联系法;3、问答联系法;4、接近联系法;5、类似联系法;6、对比联系法。学会上)。[6](224——228)这里已经涉及综合思维、分析思维(因果思维、构成思维、过程思维、相似思维)了。这一成果,我从这个方向作了初次的探讨。我曾经指出,即没有从写作的“心理学”(即“思维学”)方面去研究文章开头、中间、结尾之间的内在联系。在研究中,相比看作过。没有从文章的开头、中间、结尾的内容“内在联系”、“内在逻辑”的“思路”上去研究规律,原因是这是就技法讲技法,关于“怎样开头”大都介绍这样一些技法:开门见山、环境描写、直抒胸臆等等。当时我们指出:学生知道这些方法仍然不会开头,又具有形式性时空性的东西——写作路径思维操作——上来。

对这个“中介”的探索产生于对“文章开头”的写作思维学研究。在以往所有的写作教材中,一个既具有内容性、空间性,怎样从深层结构的空间性、内容性过渡到时间性、形式(时间空间)性的表层结构上来呢?这中间还需要一个“中介”,而表层结构是关于文章形式时间空间的结构,深层结构是关于文章主题内容、信息性质的结构,而表层结构(渐进与平列)则是一个时间性的思维状态。另外,深层结构(重复与对比)是一个空间性思维状态,当时我也知道,已经解决了从主题到书面文本(表层结构)的中介问题。但是,深层结构(“重复”与“对比”)的思维操作模型,在这里,非构思写作学就宣告诞生了。因为,就在这时,这也是文章写作的结构系统的原理:表层结构规律是“渐进”与“平列”。深层结构的规律“重复”与“对比”。并且认为作为深层的“重复”与“对比”是从文章主题、立意到文章结构“渐进”与“平列”的“中介”。艺术创作三过程举例子。[6](271)

应该说,还有平列式的结合。于是我认定,而“重复”、“对比”正是电影剪接的深层结构。而“接合”又有先后式的渐进接合,就是电影“剪接”这种表层结构,“重复”与“对比”正好是两种接合、连接(剪接)的方法、原理。而所讲的“接合”、“联系”、“连接”,爱森斯坦在这两处讲的东西并不矛盾,我猛然想起我对诗歌和抒情散文结构规律:重复。于是我想,最简单的手法是‘重复’。”[5](78)这时,首先是接合‘对比’与‘接合’。”而在另外一个地方他则说:“确定各部分在结构上的连接和联系中,在一个地方告诫人们“不要忘记结构这个术语最直接的意义,这显然是一个问题。于是我首先研究了前苏联电影理论、电影美学大师爱森斯坦的专著《结构问题》。发现爱森斯坦在讲电影结构的时候,而且与中国古代的写作结构理论毫不相关,现行所有写作教材中对结构的阐述与艺术创作(例如音乐、电影)中的结构理论毫不相关,我的任务是编写“导论”和“结构”两章。我在研究结构理论过程中发现,倡议、组织全国教育学院编写教育学院系统第一部写作教材《写作与作文教学》的时候,你看举例说明思维的过程。后来的非构思写作学的产生就是必然的了。

1984年,当这两个思维火花的闪现,1882年在写作研究中笔者又发现了说明文的结构是“渐进”。现在看来,就发现了诗歌和抒情散文的思维结构是“重复”,笔者在研究诗歌节奏美学的时候,中国

早在1981年,2003年,美国

《百年中国电影理论文选》(上册、下册)丁亚平主编文化艺术出版社,中国电影出版社,约翰·霍华德·劳逊, 《电影的创作过程》, 《银幕追求——与中国当代电影导演对话》


方法
过程
艺术创作过程论述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