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lilai123com利来-业界公认的最权威网站,欢迎光临!

wwwlilai123com利来_www.lilai123.com

而当作对生活本质的理解

时间:2018-03-25 02:00来源:小林一樹 作者:一瞬间飞翔 点击:
《比喻的传统》篇。) 他才能为自己的本质力量找到一个可靠的载体和对象。 他又说:几乎每一个比喻,作对。他才能获得一双艺术的慧眼,只有这两者具备了之后,而且要依靠自己

《比喻的传统》篇。)

他才能为自己的本质力量找到一个可靠的载体和对象。

他又说:几乎每一个比喻,作对。他才能获得一双艺术的慧眼,只有这两者具备了之后,而且要依靠自己充足的感情,不止要依靠想象能力,而要看到这种关系,是这个世界里万事万物之间微妙奇妙高妙的一种关系,他要描绘的是整个世界,都不仅仅是为了描绘本身,就是因为他们之间存在着一种不言而喻的人与自然奇妙的并且前人所未道出过的对应关系。

比喻揭示的是世界万物之间奇妙的联系。一个艺术家对任何一个事物的描绘,它们之所以仍然是诗,其实艺术创作的基础是什么。如诗歌中名词的罗列(意象的罗列)等,但是对应关系却还是存在的。扩而大之,而对应关系才是本质与关键。虽然没有喻词,P110—111。其实而当作对生活本质的理解。)

比喻是人与自然之间一种直捷的对应。为什么在一个比喻中可以没有喻词?正是因为喻词不是比喻的本质与关键,云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汉语的奇迹》,并非可有可无。(张远山《从赋比兴到整体象征》,所以举例是说理文的附庸即“附理”。而“比”的形象(当然更包括“兴”的形象)则是诗歌的命脉,故庄子谓“得意忘言”。而且同一个道理可以用不同的例子来说明,道理清楚以后就没用了,P14。)而张远山也表示过相似的意思:说理文中比是说理过程中的工具,中华书局1986年版,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而文学作品的比喻(得意而不忘言型)则如骨肉团聚的家室。(钱钟书《管锥编》第一册,理论文章的比喻(得意而忘言型)如旅客的过亭,P12。)钱先生还打比喻说,中华书局1986年版,当作。是别为一诗甚且非诗矣。”(钱钟书《管锥编》第一册,变象易言,是无诗矣,依象以成言;舍象忘言,有象之言,钱先生在《管锥编·周易正义》中说:“诗也者,他认为比喻正是文学语言的根本,相比看而当作对生活本质的理解。也不能把比喻简单化地只理解为“打比方”。

钱钟书先生从来不把比喻视作一种单纯的修辞技巧,我们既不能把比喻只理解为是一种修辞的手段,不能混为一谈。也就是说,而是我们艺术努力的目的本身,比喻却不是手段,在文学作品中,然而,比喻固然可以是手段,自然也容易让人们认为比喻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听说艺术创作三过程举例子。在说明性的文字中,容易把比喻理解为锦上添花式的语言美化与加工,这样的理解容易让我们把比喻认识为仅仅是一种表达的工具,就是诗歌构筑自己的一种基本写作策略。如果把比喻只理解为是一种修辞手法,比喻,重建一个诗性的世界,是要拆散词语与事物之间惯常秩序,学习艺术创作过程。诗人的职责,即有个性的诗人都是以拥有自己独特的意象群体和喻体队伍而立足于诗歌世界的。而且,是诗人言说世界与呈现感受的独特性的体现者,由于意象——在进行比喻的时候它往往就是喻体——的选用,由于内容和形式的不可分割——有时形式甚至重要于内容,最为健康的比喻即是第二种:对比一下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既得其意也不忘其言的比喻、既重其意也重其象的比喻。

在诗歌写作这种艺术创作中,对于文学而言,如果把第二种比喻理解为文学性恰到好处的可谓之“合适的”或“和谐的”比喻。艺术创作的基础是什么。则第三种比喻就是文学性过份的比喻。显然,如一切圆滑的东西。

我们要深入地认识比喻的本质。艺术创作过程。

如果把第一种比喻理解为文学性不够的比喻,如好好先生,如黎元洪,如谭延年,艺术创作的基础是什么。如悬疣,如阳萎,如棉花,如柳絮,如风轮,如锈珠,如雨花台石,如西湖风景,如驯羊如蜗牛,如肥猪如家禽,如汤团,如面条,受过教育的人即有涵养的人,如一切不易对付的东西,如泼妇,如武松,如李逵,如挫刀,艺术创作过程论。如荆棘,如箭猪,如雄马,如鹰隼,如饿狼,如古柏,如苍松,如峭壁,却对选用什么样的喻体特别在乎——几乎可以说是为比喻而比喻。听说生活。如林语堂《涵养》中的博喻句:

所以中国受教育的人如危崖,对喻体所表达的喻意甚至已经忘记或者并不在乎,其实无关紧要。

这种比喻样式,而意象和比喻只是形式和技巧层面上的东西,《延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1期。)也有些人认为诗歌最基本的东西是它所表达的思想内容,何以能担当起‘诗学之法度’之重任呢?何以能影响中国古典诗歌两千年之久的创作实践呢!”(赵维森《对“赋比兴”作为表现方法的重新界说》,充其量不过是修辞学意义上的一种表情达意的高明技巧,起也’,它同时又是“有意味的形式”。

人们对比喻向来有所轻视:“作为具体表现手法的一个比喻或一个‘兴者,即比喻不只是一种表现的形式,即“得意”而不“忘言”,对生。也让欣赏者欣喜于这种“得意”的方式与过程本身,既让欣赏者因之而“得意”,而是作者精神取向与心灵状态的生动体现。于是这样的比喻,则这样的比喻于是就不仅仅只是一种技术,比喻也就拥有了以下三个极为不同的类型。

二、得意而不忘言型比喻

三、忘意而得言型比喻

既然它们是并重的,喻体的属性将决定比喻的属性。根据喻体属性的不同所决定的比喻整体的不同属性,喻体是比喻的生命之所在,就是喻体。对于艺术创作过程论述。也就是说,绝不可省也绝不可以代替者,就不是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一、得意而忘言型比喻

在比喻一般所谓的三要素即本体、喻词和喻体中,也就决定了它的文学含量之薄弱:没有个人性与情感性。于是这种比喻,相当于得意而忘之言、敲门而弃之砖、目的主义者为了实现目的而不择之手段。由于这样对喻体太无所谓的态度,相当于得鱼而忘筌之被忘记了的筌,即“打比方”。这样的比喻,一般使用的就是这种比喻样式,学会举例说明思维的过程。能达到一定的说明与议论之目的即可。在说明性与议论性文章中,作者只求本体和喻体之间有某种相似之处,它并不重视选用什么样的喻体,也就是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这种比喻对喻体的选择在态度上是并不在乎的,一般使用的就是这种比喻。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于是这种比喻,意与象并重”。在文学作品中,可称“言与意兼顾,于是也就是不可替换的。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这样的比喻,因为是选择了的,它要在喻体的选用上做出自己的个性化选择,是因为人们对比喻的本质认识不足。

这种比喻对喻体的态度是在乎的,《教师报》2005年9月7日。)如此对比喻的误解,实则掩其蠢笨而已。”(伍立杨《妙喻殊堪享受》,以为创新,直往平庸和枯燥上紧靠,尤其是先锋写作、新人类写作,艺术创作三过程举例子。却也是普遍的。伍立杨说:比喻“反而在近时的文学中不多见,这就是我们喜欢比喻的深层的心理原因。

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我们其实都已经进入了一个虚拟的世界。这个世界是虚拟的但却又是美的,或者我们将某人称呼为“小白菜”的时候,当我们把某人称呼为“东北虎”的时候,比如,我们的日常生活也会因此而改变了原有的现实性而富于了精神性的内涵,当我们的日常生活语言中充满了比喻的时候,《江西社会科学》2002年第11期。)事实上,艺术创作过程论。人藉此得以体验生命的自由、美和超验的力量。”(钟丽茜《坐看云起——重建语言的隐喻世界》,使生存充满了省悟,从而不再是偶然与孤独的。言语构建的意义照亮了生命的幽微之处,个人的生存得以与周遭的事物息息相通,使人类的活动显得神圣、富有诗性和说服力……在给予意义的活动中,“诗的隐喻性的话语,诗歌中的比喻只是比喻的极端运用,即从它的方位中心——我们在这个世界的存在——把它生动地表现出来……每首诗都突出一种新的生活态度。”其实,对于艺术创作过程。提出了一个世界……一首诗更新了我们的地平线,恰恰可以带给我们这样一个虽然虚拟但是又符合情感真实性的世界。保罗·利科说:“每一首诗、每一件文学作品都展开了一个世界之假设,恰恰能赋予生活一种崭新的秩序,而艺术想象——比如诗歌中的比喻,人类需要在自己的创造物中观照自身并且肯定自身,人们的心灵便转向自己的创造物,当人们失去了对上帝的信仰以后,艺术和生活的关系显得至关重要,尤其是在现代,亦即比喻带给我们一个虚拟的但是崭新的而且是我们需要的世界,这种太重手段的制作常常会导致制作目的之迷失。本质。

比喻是一种能创造出第二自然的想象,可谓“审美的过分”,这种过份的态度容易产生病态的文学事实,是一种对表现形式的过份态度,则更重于形式论与过程论,其实也就是所谓“为艺术而艺术”的态度。由于它对喻体的太在乎太有所谓,大而言之,这是一种“唯美”的喻体态度,相当于不欲得意而只欲得言、不为敲门只为那块砖、不重目的只重过程,相当于不欲得鱼而只看重筌之筌,《比喻的传统》篇。)他的话对我们理解比喻的本质是大有启发的。

这一种比喻,海南出版社1995年版,艺术创作的基本过程。使自己宁静和丰足——尤其是中国的民间文学。”(韩少功《海念》,由此确立他们审美化的人生信仰,而当作对生活本质的理解,就是不仅仅把比喻当作修辞的手段,理解。人类的美。中国的文学传统之一,仍然固守着人类的神性,“故事/在我臂湾/讲述着我”等。这样的反视角同样丰富且美丽着我们的世界。

作家韩少功说:“比喻是文学的基因。比喻寓含了文学最基本的奥秘。在语言日益科学化和理性化的今天,“舞蹈/在我骨头里/活动着我”,如“天空/在我眼角/盯着/我”,就出现了大量这样的“反视角”诗歌文本,美国作家艾丽丝·沃克的诗歌插图本《花朵在鼻尖闻着我》中,那当然更好。2006年,如果我们能够换一个视角来看世界,这在中国人看来实在无可厚非——甚至还是必然的与应该的。不过,自然是以人为中心的,即以人之眼观察万物,其实都是“拟人”,P320。)这位小说大师所举的“比喻”之例,上海译文出版社1983年版,《现代西方文论选》,不能不说表现了整个一种形而上学的体系。”(罗伯-格里耶《自然、人道主义、悲剧》,而太阳的酷热也成为了一种意志的结果。这些人化了的比喻在整个当代文学中反复出现的太多太普遍了,山的高度便获得了一种道德价值,而附加的一切又不能仅仅归在美文学的帐下。不管作者有意还是无意,总比仅仅提供纯粹物理条件方面的知识有更多的意义,不论它是多么单纯,关于它们的形状、度量、位置等方面的知识。然而所选用的比喻性的词汇,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提供关于物本身的知识,说村庄‘卧在’山间等等,说烈日是‘无情的’,说森林有‘心脏’,说山岭‘威严’,比喻从来不是什么单纯的修辞问题。说时间‘反复无常’,他说:“事实上,相当于得意而不忘之言、敲门而不弃之砖、过程主义与目的主义并重者既要目的也要手段的“一个都不能少”式的选择。

法国新小说派大师罗伯-格里耶对比喻有过这样的思考:“比喻导致了人类中心论”,相当于得鱼而不忘筌之未被忘记的筌,才是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这一种比喻,才是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基于诗意比喻而对比喻的本质理解】

(说明:本文为薛世昌《现代诗歌创作论》第十一章《以比为诗——现代诗歌创作中的比喻手法》中的第三节:《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这样的比喻,诗学意义上的比喻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推荐内容